十里缟素_夜未蓝忘机头像央

时事新闻 2020-02-10133未知admin

  对面宿舍楼开始传来欢呼声,有人对着这边喊“对面的朋友新年快乐”,然后楼上便有人回一句“新年找到对象考试全过”。

  基友在微信那一头继续哀嚎抽不到想要的运势。我氪了一晚上也没有抽到想要的,打算明天睡醒了继续氪。

  我爸在家庭小群发了红包,我妈抢了个最佳手气,然后我爸又单独给我发了一个。我领完之后转头又去同学群抢了几个,几毛钱也美滋滋。

  电脑还开着,我的年终总结推送还没排完版,看来得在新年第一天发了。不过值得开心的是我肝完了两篇读书报告,果然ddl是第一生产力。

  顺便求一下2019印象,评论里抽一个人送一枚手作小胸针当新年礼物(图见前一篇),没过五人就黑箱。31晚上开

  晓星尘刚合上电脑打开手机刷新朋友圈,就看见了阿箐发的新动态。再往下翻了翻,一连好几个人的动态都是相似的内容,无一例外刷着星星符。他顺手点进了舍友分享的文章,略略浏览了一下,才知道今夜有双子座流星雨,学校天文学社还特地组织了观测活动,在广场架了一堆器材。

  “难怪刚才楼下那么多人......”晓星尘自言自语着,因为学习了一天而的心思也慢慢活络起来。思考了一阵后,他切回聊天界面打开置顶的对话框,打出一行字又反复修改了几回,才下定决心点了发送:

  发完消息后晓星尘迅速摁熄了手机屏幕,似乎做错事一般生怕被人看见。他坐在座位上搓着发凉的手,直到手机屏幕再次亮起:

  像是有人在耳边敲响了一串欢快的音符,轻轻叩着心门。晓星尘立刻站起身来,从一旁的挂钩上随手扯下一件外套,拎上钥匙就往门口走,另一手飞快在手机上打出回复:

  在420宿舍门口站了不到一分钟,身后便传来门开的吱呀响。晓星尘转过头去,对开门的人一笑:“子琛。”

  宋岚抬手帮他理平了外套的领子,透过领口看见他里面单薄的衣物时皱了下眉头:“晚上会降温,怎么穿这么少。”

  “我看天气预报不是很冷,就没加衣服......”晓星尘摸了摸外套袖子,“那我回去换一件厚的?”

  “不必。”宋岚摇摇头,转身又进了宿舍,出来时手上多了一条深灰色围巾。他仔细给晓星尘把围巾戴上,又把那人外套拉链往上拉了些。蓝忘机头像

  围巾是纯棉的,带着淡淡的洗衣液香气,使人莫名生出些与舒适。蓝忘机头像晓星尘用指尖了柔软的面料,左右看看确定宿舍走廊没有人,才快走几步靠近宋岚,把手伸进对方大衣口袋,在得到十指相扣的回应后心满意足地扬起嘴角,一直到了宿舍楼下才不舍地抽出手来。

  自从确定关系以后,两个人偶尔会尝试一些更为亲近的接触,却也不敢放肆,只有在无人的时候才会牵一牵手咬一咬耳朵,均是浅尝辄止。即使如此,这种隐密而亲昵的举动也能带来莫大的满足与欢欣,如同获得了世界上最珍贵的宝物。

  广场已经了不少人,有的是一整个宿舍集体出动,有的是拿着三脚架和相机的摄影爱好者,还有不少和他们一样的学生情侣。人们三三两两坐在一起,仰望着晴朗夜空,不时说笑一两句,给这寒冷的冬夜添了几分暖意。

  两个人找了一处人少的草坪,旁边是一片小树林,蓝忘机头像正好能将不远处广场上人群的视线挡去大半,不至于引人注目。

  如果此刻月光再明朗些,晓星尘就能看见宋岚略红的耳垂。但他没有心思去留意这些,因为他自己的脸已经热了起来。

  他想说的是,会不会有人看见,要不要换个地方,等等。而当真正仰面躺下面对着深邃时,他忽然觉得这一切其实都不必顾虑。

  一道星芒划破夜空,滑过天幕落进了对面的山头。宋岚抬头时只看见最后那一点闪烁的光亮,转瞬即逝,却也是璀璨非常。

  夜晚的风有些凉,吹着树叶发出沙沙的响。晓星尘愣了好一阵,才用手捂住泛红发烫的脸,只露出一双眼睛,眸中闪闪烁烁映着一片星河。

  我是之前在图书馆遇见他的,当时我为了写读书报告在找书,结果书架上对应的没有。他在图书馆做学生助理,正好在旁边整理书架,就过来问我要找什么书

  我厚着脸皮要了他微信,后来跟他聊过一两句,现在就想问问他有没有女朋友……如果没有我有、、想去追x

  唔,楼主如果真的想了解的话,不如去旁敲侧击一下问问和他同级的中文系同学或者他比较要好的朋友吧,这样会比较可靠

  上回入学日老生当志愿者给新生带,魏无羡帮一个学妹拎包还有说有笑,蓝忘机在旁边的签到处一直盯着他,脸色那叫一个难看

  之前在校会待过一段时间,他发言的时候底下没一个敢不认真听的,玩手机开小差的根本不存在,跟现在的蓝会长比有过之无不及

  大二时公选课期中报告要小组合作,我和宋岚分到了一个组,感觉虽然他话不多但是对人挺礼貌的,没有楼上说的那么严肃

  我有天晚上赶课程论文一直呆到图书馆闭馆,回宿舍时已经快门禁了,然后上楼时正好看见他扶着晓星尘下来,晓星尘好像是病了,脸色特别不好,走都不稳

  后来我听说是那天晚上晓星尘舍友都不在,宋岚上去找他才发现他发烧了,大半夜把人载去了医务室,陪着吊完水才回来的

  我闺蜜中文系的,晓星尘是她学长,有段时间他在学校奶茶店打零工,我闺蜜就经常拉着我去买奶茶【害我长胖的

  然后有好几次我都看见了你们说的宋岚,我那时候不认识只是觉得这个男生挺帅的但是冷冰冰的还有点面瘫……

  他应该是在等晓星尘下班,有一次我正好碰到他们一起往外走,晓星尘不知道跟他说了什么,然后我就看见宋岚笑了一下

  我记得是去年五月份确认关系的,因为我有天晚上正在宿舍舒舒服服吹空调准备追剧时学长一通电话把我叫下去了说想找人谈谈心

  然后他就在楼下拽着我絮絮叨叨讲完了过程和他的心历程附加他们的日常互动还问我该怎么谈恋爱[微笑]

原文标题:十里缟素_夜未蓝忘机头像央 网址:http://www.officialrocketspanish.com/shishixinwen/2020/0210/10652.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指手画脚新闻网 www.officialrocketspanish.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